Messiaen  

在Google搜尋的Messiaen(梅西安)照片中我馬上看中了這張,光禿的前額和剩下兩旁的白髮讓人有種不修邊幅學者的氣息,戴的大鏡片眼鏡有我爸那年代的格調,而手中輕輕揪著的那隻鳥代表他俱代表性的創作Birdsong。但我最喜歡也是最困惑的是他的眼神,那先知般的憐憫卻又巧妙地邀請進入只有在他瞳孔裡才能理清的世界。這也是我聽Messiaen音樂的感覺,在不和諧中散發無比的平靜。

時間終結四重奏可以算是Messiaen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是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被關禁在Stalag VIII集中營被無止的時間所啓發。Stalag VIII集中營和許多東歐的營區相比算是對監禁者寬容些,尤其對音樂家,納粹的軍官還是保有一定的尊重(德國的音樂傳統是不容小覷的),Messiaen在戰前就已經是出名的作曲家了,營中的納粹軍官在得知後對Messiaen說 “你是作曲家,那就作曲吧,我們不會讓人打擾你的!”。

根據作曲家本身說法,時間終結四重奏的存在就是一個巧合,當年許多法國的音樂家同樣的被關在Stalag VIII中,它不尋常的樂器組合(鋼琴,單簧管,小提琴和大提琴)就是因為營中有相對應的演奏家,同樣的在Messiaen於1991年的訪問中Messiaen透露了當年在Stalag VIII提供紙筆的德國軍官名叫Brüll,要是沒有他,今天在Youtube上也搜尋不到這首曲子...

 

這是四重奏中八個樂章中的第二樂章 "Vocalise, pour l'Ange qui announce la fin du Temps",這標題不是很好翻譯,"Vocalise"在聲樂學中意旨歌唱者用文字唱出相對的音調,在這裡可以翻譯為形象化和具體化,而“pour l'Ange qui announce la fin du Temps” “天使宣稱時間的終止”呼應整個四重奏的標題,這是Messiaen將時間的終止音樂化具體化的嘗試,因為天使的作為是一般人所沒辦法感知的,只有透過音樂作為媒介才能窺其一二。

說實在的,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樂章是一頭霧水,對於習慣於德國巨匠們音樂的耳朵,可能會不知所措。其實這個Youtube的短片有個缺點,樂譜對於欣賞時間終止四重奏根本就是多餘的,樂譜迫使聆聽者在心中打節奏會造成對這曲子不正確的認知,Messiaen不想要聽眾去在意時間在音樂中扮演的角色,而是要捕捉那種飄渺不定的虛無,這也是能好好欣賞他樂曲的重要一環。

喜歡的話可以聽完全部的樂章喔!
參考書籍:Alex Ross "The Rest is Noise"; Rebecca Rischin "For the End of Time: the story of the Messiaen Quartet

 

橘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