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ad Clown    

久久沒更新的網誌要再度復甦啦!

沒有想到已經學期末了,這兩個月的所學應該是有生以來最學術性的教材,題目囊括了以哲學,社會學,以及比喻學的角度討論音樂。這些分析工具(Analytical device)並沒有把聽音樂這件事情簡單化,反而在聆聽的過程中繁衍出了對於聲音之外的想法--作曲者背景分析,音樂調性分析,表演者的詮釋分析等等。這是不是作為文化批判者的悲哀,永遠要把文化這種現象當作剖析的對象,沒有辦法在單一個文化體系了享受它所帶來的喜悅。

不管在接收的層面悲哀與否,對一個文化一首曲子的理解與批判想法的發展總是快樂愉悅的。認真的想想,這種想要透析大眾文化的病態心裡真的是受我小時候看的一本書影響,<紙牌的祕密>是一本哲學小說,書中敘述一個男孩在與父親尋找多年離去的母親的同時踏入了童話般的紙牌世界,世界中的小丑牌是個不受掌權皇后拘束的角色,暗喻著哲學家對於表象上最普及化的現象與思想懷有最深的疑惑與批判。我不敢自擬能洞悉一切的丑角,我想作者Gaarder是不會認同,但是我卻開始喜歡上現今所學的種種,希望帶給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我們除了盲從大眾文化以外還能保存的自主價值觀。

這個學期末也是我在英國碩士課程的終點,也結束了我在正規教育機構裡學習的漫長歲月。我想是行動的開始了。

橘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